正式回應科林電氣爭奪戰!海信網(wǎng)能總經(jīng)理史文伯接受采訪(fǎng)
2024-04-17 14:02:42    咸寧網(wǎng)

備受關(guān)注的科林電氣控股權爭奪戰再有新動(dòng)向。面對著(zhù)科林電氣張成鎖先生“海信網(wǎng)能‘偷襲’科林電氣”“海信與科林電氣沒(méi)有什么產(chǎn)業(yè)協(xié)同”等表態(tài),海信網(wǎng)能總經(jīng)理史文伯日前接受了記者專(zhuān)訪(fǎng),在還原籌劃收購科林電氣始末、細節的同時(shí),也正式回應了本次控股權爭奪戰中的諸多焦點(diǎn)問(wèn)題。

記者:海信歷史上進(jìn)行過(guò)很多次收購,回到此次科林電氣控股權爭奪戰,此前有接近海信集團的人說(shuō)“海信從來(lái)就不是‘野蠻人’”,具體情況是怎樣的?

史文伯:海信擁有豐富的收購及整合公司的成功經(jīng)驗。歷史上海信每收購一家企業(yè),都會(huì )全力以赴投入人才、管理、技術(shù)和真金白銀,將被收購企業(yè)做大做強,并持續加大品牌和研發(fā)投入,從長(cháng)遠的角度推動(dòng)企業(yè)的健康可持續發(fā)展。海信在收購過(guò)程中的誠信厚道、包容謙和,從中已得到證明。

尤其是在跨國并購上,海信幾乎是近年來(lái)最為活躍的家電企業(yè),表現出了果斷的產(chǎn)業(yè)并購魄力和高效的跨文化整合能力,收購之后,海信始終堅持“尊重當地文化+移植海信管理”的理念,從來(lái)不做高高在上的征服者。例如,2018年海信收購日本東芝電視TVS公司,僅僅經(jīng)過(guò)15個(gè)月的整合,TVS公司就在2019年度實(shí)現了盈利,結束了此前連續8年虧損的狀態(tài)。類(lèi)似的案例還有很多。

如今,東芝電視(REGZA)在日本市場(chǎng)的市占率已經(jīng)達到了24.9%,已經(jīng)成為日本市場(chǎng)最暢銷(xiāo)的電視品牌,銷(xiāo)量穩居第一。

記者:相較于海外并購,能否詳細介紹下海信在國內的企業(yè)并購情況?

史文伯:例如,2023年1月底,海信完成了對乾照光電的控股。隨后,從客戶(hù)、研發(fā)、質(zhì)量、生產(chǎn)、財務(wù)、安全等方面全方位賦能,推動(dòng)乾照實(shí)現企業(yè)經(jīng)營(yíng)管理水平快速提升,控股當年即實(shí)現扭虧,乾照光電步入了全新的發(fā)展軌道。海信在研發(fā)能力提升方面,持續推進(jìn)乾照光電產(chǎn)品迭代升級,不斷加大MiniLED、背光LED、植物照明芯片、車(chē)載LED、太陽(yáng)能電池、VCSEL芯片等新產(chǎn)業(yè)高附加值產(chǎn)品的拓展力度,中、高端產(chǎn)品收入占比不斷提升。同時(shí),海信不斷推進(jìn)乾照光電追加設備、技改、自動(dòng)化和產(chǎn)業(yè)鏈自制等項目的投入,并對生產(chǎn)基地資源進(jìn)行整合提效。

記者:海信為什么要計劃收購科林電氣,若實(shí)現入主,將會(huì )給科林電氣帶來(lái)哪些改變和機會(huì )?

史文伯:海信布局新型電網(wǎng)、新能源是一項重大長(cháng)遠決策,這也是海信集團整體戰略規劃重要組成內容。海信在新能源領(lǐng)域布局已久,具備了市場(chǎng)上獨特的競爭優(yōu)勢。海信儲能產(chǎn)品憑借獨特的節能、ALL-IN-ONE熱管理技術(shù)等進(jìn)入國電投、中電裝備、中車(chē)等TOP10客戶(hù),穩居行業(yè)第一集團軍;海信自研的功率器件、功率模塊是電力電子行業(yè)的基礎部件、核心部件,廣泛用于變頻、儲能、充電等行業(yè),不但解決國產(chǎn)化問(wèn)題,而且已經(jīng)形成競爭優(yōu)勢。這些硬核技術(shù)將助力科林電氣在萬(wàn)億級的全球新能源市場(chǎng),打出獨特的競爭優(yōu)勢與發(fā)展想象力。

記者:對于海信收購科林電氣,公司董事長(cháng)張成鎖感覺(jué)不太配合甚至非常抵觸,他在采訪(fǎng)中也表達了反對意見(jiàn),海信對此如何看待?

史文伯:優(yōu)勢企業(yè)通過(guò)產(chǎn)權市場(chǎng)取得產(chǎn)權發(fā)展自身產(chǎn)業(yè)是合規合法的,是受法律保護、政策支持的行為,不管是國內還是國外,這都是企業(yè)發(fā)展產(chǎn)業(yè)的重要和常見(jiàn)的途徑,所以,海信的收購是合情合理合法的,也是非常正常的行為,目前一些所謂的“搶”和“打上門(mén)來(lái)”的說(shuō)法,有些大驚小怪。

記者:對于海信的強勁“攻勢”,外界有很多說(shuō)法和討論,例如“偷襲”“閃擊”等,那么在收購前后,海信與科林電氣各位股東以及當地政府部門(mén)有無(wú)溝通,具體情況如何?

史文伯:一方面,海信在收購之前,與公司的第二、三股東以及石家莊政府領(lǐng)導進(jìn)行了充分地溝通,得到了明確的歡迎和肯定;在首次公告發(fā)布前后,也與市委、市政府、市國資委、市國投公司也進(jìn)行了電話(huà)、見(jiàn)面和書(shū)面信息互動(dòng),都沒(méi)有反對,并表態(tài)這屬于市場(chǎng)行為。另一方面,張成鎖先生在接受媒體采訪(fǎng)時(shí)也說(shuō)“充分尊重證券市場(chǎng)的行為”。既然事先有溝通,張成鎖先生也尊重證券市場(chǎng)的行為,海信依法合情合理的收購行為怎么能是“野蠻人”呢?顯然,海信不是“野蠻人”。在整個(gè)過(guò)程中,海信對當地政府和主要股東都保持充分尊重,多次約訪(fǎng)和見(jiàn)面,海信的行為是始終保持信息溝通的正常收購行為。

記者:張成鎖先生在接受媒體采訪(fǎng)過(guò)程中,稱(chēng)收購之前他對此不知情,且海信一直沒(méi)找他正式溝通過(guò),海信方面對此如何回應?

史文伯:我和張成鎖先生見(jiàn)過(guò),而且還聊了一個(gè)小時(shí)左右,也多次向他表達了繼續溝通的善意。這件事的真實(shí)情況是這樣的,3月18日下午三點(diǎn),經(jīng)過(guò)事先預約,我陪同海信集團高級副總裁湯業(yè)國一行四人在科林電氣3樓接待室與科林電氣張成鎖先生正式見(jiàn)面會(huì )談,將海信對科林電氣的收購目的、未來(lái)規劃、以及在國內國際市場(chǎng)以及技術(shù)產(chǎn)業(yè)方面的賦能思考與張成鎖先生進(jìn)行了長(cháng)達約1小時(shí)的交流,張成鎖先生表示:“海信是大企業(yè),我也喜歡山東人豪爽的性格,如果不是某公司跟我早就簽了股權轉讓協(xié)議,不能違背約定,如果早一點(diǎn)(的話(huà))我百分之百愿意跟海信合作”。

對張成鎖先生所說(shuō)的這一處境,我們十分理解并尊重。3月25日,海信集團高級副總裁、海信網(wǎng)能董事長(cháng)陳維強,以及4月12日海信集團董事長(cháng)賈少謙前往石家莊,均安排了拜訪(fǎng)張成鎖先生的工作行程,并且聯(lián)系到了他,但張成鎖先生均拒絕溝通,也就是說(shuō)不存在張成鎖先生在接受媒體采訪(fǎng)時(shí)說(shuō)的“上述交易披露后,海信網(wǎng)能也沒(méi)有和我正式溝通”,顯然張成鎖先生的說(shuō)法是違背事實(shí)的。

還有,3月20日,我當時(shí)也邀請張成鎖先生帶隊去青島,去海信參觀(guān)交流,進(jìn)一步全方位了解海信,張成鎖先生當天反饋“好的”,再次說(shuō)明張成鎖先生說(shuō)的“上述交易披露后,海信網(wǎng)能也沒(méi)有和我正式溝通”的說(shuō)法是不存在的。

此外,有報道說(shuō)科林電氣內部人士聲稱(chēng)“(海信網(wǎng)能)派人上門(mén)接管科林電氣”,這完全與事實(shí)不符。事實(shí)是我們在科林遞交公告遇到非法阻礙。我們去上市公司證券部遞交權益變動(dòng)報告書(shū)原件,既是海信網(wǎng)能作為信息披露義務(wù)人的基本權利,更是法定義務(wù),但張成鎖先生卻百般阻撓,命令門(mén)衛堵住大門(mén),不讓我們進(jìn)入,禁止證券部工作人員、董秘向交易所遞交海信網(wǎng)能的信息披露文件。這不但違背了董事勤勉盡責的義務(wù),也剝奪了股東的基本權利。至于“上門(mén)接管”一說(shuō),海信無(wú)人說(shuō)過(guò)更不可能做過(guò),這應該是他為做實(shí)“野蠻人”而杜撰的段子。張成鎖先生顯然低估了海信人的公司治理水平和能力。

記者:如果海信真的實(shí)現控股,此后對科林電氣定位和未來(lái)計劃如何?

史文伯:海信在新能源領(lǐng)域布局已久,具備了市場(chǎng)上獨特的競爭優(yōu)勢。首先海信在儲能溫控、功率半導體、軟件、電力電子等方面的技術(shù)優(yōu)勢及研發(fā)平臺,將助力科林打造獨特的產(chǎn)品競爭優(yōu)勢;其次,海信作為中國走向世界市場(chǎng)的電子產(chǎn)業(yè)代表品牌和廠(chǎng)商之一,可以在全國河北以外的廣大市場(chǎng)、全球營(yíng)銷(xiāo)網(wǎng)絡(luò )、全球品牌營(yíng)銷(xiāo)等方面助力科林快速擴大規模,實(shí)現國際化快速發(fā)展;第三,海信可在管理經(jīng)營(yíng)效率、供應鏈平臺、人才機制等全方位對科林進(jìn)行加持和提升。海信有能力、有信心讓科林從一個(gè)區域內領(lǐng)先的電力電子上市公司發(fā)展成為在全球具有競爭力的電力電子企業(yè)。

記者:張成鎖先生此前接受媒體采訪(fǎng)時(shí)說(shuō):“地方政府非常支持科林電氣,也非??春每屏蛛姎獾陌l(fā)展”。那么從地方政府的角度考慮,對外來(lái)企業(yè)的收購難免有所疑慮和擔心,對此,海信對地方政府、對科林電氣,有無(wú)針對性的措施或者承諾?

史文伯:海信以口頭和書(shū)面方式向石家莊市委、市政府誠懇表示,海信成功收購科林電氣后,上市公司注冊地、生產(chǎn)地、納稅地、生產(chǎn)場(chǎng)所、管理機構不變,不僅不會(huì )搬離石家莊,反而會(huì )在石家莊進(jìn)一步加大投資,并賦能科林電氣,助力科林電氣做大做強,走向全球。


關(guān)鍵詞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