呵護花開(kāi),給留守女孩上青春課
2021-09-07 17:06:00    今報在線(xiàn)

不久前,甘肅某小學(xué)的小丫課堂上,老師在引導女孩們對不當行為勇敢說(shuō)不。中國社會(huì )福利基金會(huì )愛(ài)小丫基金供圖

“白日不到處,青春恰自來(lái)。苔花如米小,也學(xué)牡丹開(kāi)。”

對處于花季的孩子們來(lái)說(shuō),成長(cháng)總是伴隨著(zhù)各種各樣的煩惱,偏遠地區女童的煩惱或許更多。她們如何面對青春期的困惑?如何應對成長(cháng)中的煩惱?

有這樣一支力量,8年來(lái),團隊成員跋涉5萬(wàn)余公里,足跡覆蓋云南、寧夏、四川、重慶、甘肅等地,為偏遠地區女童免費發(fā)放生理衛生包10萬(wàn)余份,一對一深度陪伴并資助女生9000余人,受到幫助的女童累計超過(guò)7萬(wàn)人。

這支力量叫中國社會(huì )福利基金會(huì )愛(ài)小丫基金,以關(guān)愛(ài)、幫助偏遠地區女童為宗旨。2013年成立以來(lái),幫助越來(lái)越多的山區女孩了解生理衛生知識,幫助她們正視成長(cháng)中的每一次蛻變。

改 變

從給孩子一套干凈的內衣褲開(kāi)始

“大家知道這是什么嗎?請先把里面的發(fā)箍拿出來(lái),戴在自己的頭上。”講臺上,一位女老師拿出愛(ài)小丫基金定制的小丫包,給女孩們一一介紹里面的物品和使用方法。

“小丫包其實(shí)就是生理衛生包。”中國社會(huì )福利基金會(huì )愛(ài)小丫基金秘書(shū)長(cháng)張茹瑋介紹,剛開(kāi)始接觸生理衛生相關(guān)知識時(shí),女孩們通常比較害羞。這個(gè)時(shí)候,小丫包往往是打破僵局的好辦法。

小丫包,分為姐姐包和妹妹包。姐姐包主要向四年級以上的中小學(xué)女孩發(fā)放,妹妹包主要向小學(xué)一至三年級的女孩發(fā)放。妹妹包內含2套內衣褲、1個(gè)洗衣皂、1個(gè)防潮袋、1個(gè)生理衛生知識卡片、1個(gè)發(fā)圈、1個(gè)發(fā)箍。相比之下,姐姐包里少了發(fā)箍,多了2包衛生巾,分別為日用和夜用。

“多年前,我們實(shí)地探訪(fǎng)偏遠地區時(shí)發(fā)現,有些女孩沒(méi)有形成良好的生理衛生慣,也缺乏自我保護意識。”張茹瑋說(shuō),偏遠地區很多女童是留守女童,母親常年不在身邊。很多女孩即將或已經(jīng)進(jìn)入青春期,但很少接觸相關(guān)生理衛生健康知識。對于青春期身體發(fā)生的變化,她們常常面臨無(wú)人可問(wèn)的尷尬。有的長(cháng)輩對此遮遮掩掩,有的避而不談,覺(jué)得等孩子長(cháng)大自然就懂了。女孩們第一次來(lái)月經(jīng)時(shí),有的驚慌失措、不知道怎么處理,還有女孩感到尷尬和羞恥,甚至有女孩以為自己得了重病。

“我印象最深的一個(gè)女孩阿桃(化名),第一次來(lái)月經(jīng)時(shí),以為自己得了不治之癥,于是偷偷給遠在千里之外的父母寫(xiě)了一封遺書(shū)。”張茹瑋說(shuō),為了改變這樣的狀況,2014年,小丫包項目正式啟動(dòng)。

“改善偏遠地區留守女童的生理衛生狀況,要從給女孩一套干凈的內衣褲開(kāi)始。”張茹瑋說(shuō),內衣褲是女孩的第一套鎧甲,小丫包的出現就是要提醒她們,注意保護隱私部位,內衣內褲要勤換洗。

引 導

普及生理衛生知識、改變落后觀(guān)念

“穿內褲的地方是隱私部位,我們不能隨便讓別人看、不能隨便讓別人摸,好不好?”

“好!”

這樣的場(chǎng)景在“小丫課堂”多次上演。

在張茹瑋看來(lái),小丫包只是第一步,要想改善這些女童的生理衛生狀況,還要輔以配套的教育和引導,給女孩們普及科學(xué)、正確、實(shí)用的知識。

“每次發(fā)放小丫包時(shí),我們同步配套專(zhuān)業(yè)的小丫課堂,給女孩們講解相應的生理衛生健康知識,引導她們樹(shù)立良好的健康衛生意識。”張茹瑋介紹,不同年齡段的小丫課堂有不同的側重點(diǎn),針對低齡女童,除了講基礎的生理衛生知識,還包括自我防護相關(guān)內容;對即將進(jìn)入青春期的女生,講女青春期的生理發(fā)育和心理變化、經(jīng)期衛生健康護理等內容。通過(guò)“小丫包+小丫課堂”模式,女孩們能了解基本的生理衛生知識,解開(kāi)青春期的諸多疑惑。

在實(shí)地探訪(fǎng)中,張茹瑋和團隊成員發(fā)現,一些村鎮及學(xué)校附的小賣(mài)部暢銷(xiāo)的衛生巾很多是從未見(jiàn)過(guò)的雜牌子。

“其實(shí),有些孩子不是買(mǎi)不起衛生巾,問(wèn)題在于怎么讓她們重視自身健康,選擇質(zhì)量好的衛生用品。”張茹瑋指出,一些鄉村小賣(mài)部也有正規品牌的衛生巾,一般一包十幾元錢(qián),而雜牌衛生巾中有不少仿冒的劣質(zhì)品,有的一包30片只賣(mài)5元錢(qián)。相比之下,女孩們往往會(huì )什么便宜買(mǎi)什么,這也逐漸導致賣(mài)家進(jìn)貨時(shí)不太愿意進(jìn)貴的衛生巾。

十幾塊錢(qián)看似不起眼,卻是很多留守女孩一個(gè)月的零花錢(qián),很多女孩不好意思跟家里張口要這些錢(qián),只好選擇那些更便宜的劣質(zhì)衛生巾。為此,愛(ài)小丫從去年開(kāi)始嘗試在一些學(xué)校建設長(cháng)期的衛生站點(diǎn)“女生加油站”,為鄉村女生持續提供衛生巾,滿(mǎn)足她們日常生理衛生物品的使用。

“很多女孩不了解,使用劣質(zhì)衛生巾很容易引發(fā)炎癥。歸根結底,還是要對孩子們進(jìn)行正確引導,幫助她們形成健康的生理衛生觀(guān)念。”張茹瑋說(shuō),如果沒(méi)有配套教育和引導,即使物資問(wèn)題一時(shí)解決了,女孩們在精神上可能仍然覺(jué)得自己沒(méi)必要用好的衛生巾,普及生理衛生知識、改變落后的觀(guān)念才能真正幫助這些女孩解決問(wèn)題。

努 力

幫助更多留守女童健康成長(cháng)

“后來(lái)阿桃也收到了姐姐包,當她了解月經(jīng)是女孩長(cháng)大的標志后,她的第一反應是——如果將來(lái)自己有了孩子,一定會(huì )提前告訴她,不要像自己一樣手足無(wú)措。”張茹瑋說(shuō),“母親衛生意識的提高,對下一代的培養更加有利。”

萬(wàn)慧玉是河南省濮陽(yáng)市龍祥社會(huì )工作服務(wù)中心的一名工作人員。在她看來(lái),這些女童非常需要外界的關(guān)注和支持,“物質(zhì)不是最重要的,現在已經(jīng)全面脫貧,孩子們更需要精神上的關(guān)愛(ài)。每次去學(xué)校,很多孩子看到我們都特別激動(dòng)、高興??吹胶⒆觽冏兊迷絹?lái)越陽(yáng)光自信,我心里有說(shuō)不出的高興”。

重慶市萬(wàn)州區高升學(xué)校是小丫包項目覆蓋的學(xué)校之一,學(xué)校黨支部書(shū)記、校長(cháng)王傳權積極將公益組織的愛(ài)心項目引入校園,“有個(gè)學(xué)期我們做了4次女專(zhuān)題教育,比如衛生巾如何使用、如何認識自己的身體、女生如何防侵、男女之間正確交往的界限等”。

“我們學(xué)校還在女生廁所里面裝了一個(gè)盒子,每次往盒子里放2包衛生巾,給女生應急使用。”王傳權介紹,這些年女孩們發(fā)生了很大變化,不僅洗澡、洗衣服變勤了,普遍更加陽(yáng)光開(kāi)朗,“以前女孩們常常覺(jué)得月經(jīng)很臟,甚至因此變得自卑、不愿意見(jiàn)人。上過(guò)生理衛生課以后,孩子們再遇到生理期就顯得很坦然。比如生理期間上體育課,如果碰到強度較大的體育活動(dòng),女孩們會(huì )大方地跟老師請假,老師也會(huì )囑咐孩子們生理期間不碰冷水、不做劇烈運動(dòng),大家相視一笑,這事兒就過(guò)去了。”

“8年來(lái),愛(ài)小丫得到了越來(lái)越多人的支持。”張茹瑋說(shuō),年騰訊公益等互聯(lián)網(wǎng)公益臺搭建起公益組織與大眾溝通的渠道。受益于此,去年“99公益日”期間,愛(ài)小丫基金聯(lián)合多家自媒體發(fā)布了多個(gè)山區女孩的故事,得到了很多積極反饋。今年“99公益日”,愛(ài)小丫基金仍計劃憑借微信公眾號和視頻號,與其他媒體聯(lián)動(dòng),傳播優(yōu)質(zhì)的公益內容。

年來(lái),偏遠地區女童的生理衛生教育引起了越來(lái)越多人的關(guān)注,很多學(xué)校為女孩們開(kāi)設了生理衛生相關(guān)課程,除了愛(ài)小丫,還有很多公益力量積極參與到幫扶女童的行動(dòng)中來(lái)。這些努力正在幫助更多留守女童成長(cháng)為獨立、勇敢、自信的女。(王美華)

 

關(guān)鍵詞: